面对困境,他们展现出的坚韧让人佩服

发布时间:2019-03-01 17:58:12

伤膝镇的印第安少男少女们浑不在意即将来临的夏季暴风雨。1890年12月29日,至少146名 印第安人在这附近被美国军队杀害。对于包括苏族在内的所有美洲原住民来说,伤膝镇永远是一段不公正历史的最具象征意义的代表——无论是从地理上还是从政治上来说。摄影:阿龙·休伊

车内塞满原住民慈善机构捐赠的旧衣物,挤得这名返乡乘客没了落脚之地。人们普遍以为联邦政府会给印第安人免税并每月发放补助,事实并非如此。奥格拉拉人和其他苏族拒绝了美国政府违法侵占黑山的赔款,因为那是他们不能放弃的精神家园。摄影:阿龙·休伊

孩子们点燃守夜烛光,悼念自杀身亡的15岁印第安少女达斯蒂·罗丝·跃鹰。保留地奥格拉拉族人的自杀率是全美平均值的3倍还多。“不管年纪多小,保留地的孩子都知道有自杀这回事。”致力于预防自杀事件的活动领袖艾琳·贾妮斯说。摄影:阿龙·休伊

无鞍的骑者凯里 ·鲁亚尔(左)和特拉维斯 ·新圣徒在埃佛格林社区驻足,与居民亲切攀谈。奥格拉拉族人有敬爱马匹的传统,并把它们称为“圣犬”。埃佛格林被一位居民评价为“不错的社区。大家相处融洽,四邻友善互助”。摄影:阿龙·休伊

伦尼·跃鹰骑马参加纪念1876年6月25日到26日印第安人击败卡斯特中校的“油脂草战役”(白人称之为小大角战役)的庆典。每年在保留地内外都要举行许多场长途骑行和赛马活动,以纪念英勇的领袖、神圣的土地和历史大事。摄影:阿龙·休伊